2011年10月6日星期四

滑雪板理论

我假设你滑的是双板。
当你倒在雪地里,发现两个雪板都不见了,那是最开心的。你可以立刻起身,东张西望,去捡你的雪板。你可以先捡左脚的雪板,再捡右脚的雪板,也可以先捡右脚的雪板,再捡左脚的雪板。你可以在雪地上自由行走,比穿着雪板的时候自由得多。只要不被后面失速的其他人再次撞到就好。
当你倒在雪地里,发现左脚的雪板不见了,右脚的雪板还在脚上,是很郁闷的。你的右脚别在那里,不仅不能发力,而且不能提供合适摩擦力。单靠左腿的力量又不足以起身。你有两种选择,要么等人来拉你一把,当然这意味这你将命运交给了运气和泊松过程,要么你用撑杆把右脚的雪板脱掉,如果你的撑杆没扔出去的话。如果选择后者,相当于你把问题规约成了两个雪板都不见了的情形。你可能知道这个问题解起来更容易,也可能是歪打正着。
当你倒在雪地里,发现左脚得雪板还在脚上,右脚得雪板却不见了,也是很郁闷的。你右腿的力量可能强些,因为你踢足球,但是单凭右腿起身仍有些费力。你无非多一种选择:拼了命地站起来。虽然教练不是这样教你的。
当你倒在雪地里,发现两只雪板都TM还在脚上,你可以像个婴儿一样哭了。你觉得很亏,因为不仅要费力把两只雪板一只只脱掉,从这白茫茫的斜坡上站起来,还要把这双雪板摆成平行于等高线的角度,小心穿进去。你觉得委屈,因为这比掉了一只雪板还要费事,却在外人眼里看来还挺幸运的。

然而,倒在雪地里,还是很舒服的,至少它是一个稳态。
滑雪最不舒服的时候,是你发现自己已经超速,失去了对身体平衡和速度的控制的时候。
你喜欢一切尽在掌控,你后悔干嘛要跑到中级道上来吃饱了撑的没事找罪受。
你感到身体正在向左倾斜,同时向右旋转,你努力回忆教学视频上的内容,大脑却一片空白。
你感受到梯度下降,同时感受到无法忽略的水平位移。
你盼望着奇迹发生,身体赶快恢复平衡,严格按梯度下降,然后安全地在紧支集外面着陆。
但是力不从心,你知道你坚持不到平地了,你重心在下沉,心里盼望着赶快进入另一种稳态,哪怕摔得很难看。
你盼望着摔得两只雪板都不见了才好,如果不能,摔得两只雪板都在脚上也行,无非费点事,脱掉爬起来再穿上。
你想赶快结束这个痛苦的"要摔还没摔,没摔就要摔"的该死状态。
你开始破罐破摔,给自己捣乱,右脚外脚掌向里扣,想引入一个扰动,把自己弄倒。
然而速度太快了,这点扰动简直蚍蜉撼树,无济于事。
你重心继续下沉,两腿僵硬,死盯着雪板的前尖,越来越害怕,心里除了念着"wo cao wo cao"就已经没有了任何建设性意见。
就在这时,你发现你已经开始减速了。抬头看看。是的,恭喜你,你已经到平地了。
这时你腿一软,pia,摔那儿了。

这不是看辛普森。

2 条评论:

broom9 说...

大夏天的怎么发了个滑雪的帖子。。

我觉得滑雪最爽的时候就是超速失去控制的时候。。

王元涛 说...

呵呵,穿越了。胆子大了,自然喜欢挑战未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