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2月19日星期五

春节。上海。西塘。杭州。

以为,杭州是一个充满了怨念的城市,可我还是去了。
大年初二凌晨5点,和LP踏上了南灰的旅途。落地是上海时间10:30,淅淅沥沥下着雨,冷得棉袄里面好像装着冰。下午从南站往嘉善。
晚上赶到西塘,被嘉善的出租车黑了。不能怪公交车收的早,也不能怪正品黑车杀人不见血,只能怪晚辈我人生地不熟不敢跟人家犯蛮,成全了那披着出租车绿皮的黑车。
晚上住在杨老板家,杨老板人很好,给我们热粽子吃。终于见识了南方的冬天没有暖气的冷是啥滋味。
初三,天晴了,西塘上午的阳光真的非常非常亚克西。只想坐在水边的石台上一直发呆,看着游人走着石板路,看着爱人吃着煮青豆,看着老太太不急不忙地递过来臭豆腐、粉蒸肉,惬意地只想睡了算了。LP食欲和玩心超好,逢食必吃,逢店必进,逢景必拍照,活蹦乱跳。
下午在杨老板的帮助下换到了提前发往杭州的汽车票,于是两个小P孩拍PP走了。一觉醒来,就到了莫干山路pod,传说中的家庭房,超cute的小房间。晚饭杭大路尘衣食府,尘依小炒和扒羊肉相当不错(偷偷拍照),片儿川没有下次了。
初四,彻底在武林门/广场迷失了方向,因为杭州修轨道一号线,公交车已经不再既定路线上行动了。灵隐,九溪,都没去成,因为找不到Y1,Y2,很崩溃。只想摔了手机,卸了Google
Map。中午灰溜溜地去河坊街吃王润兴,吃到一半犯病了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难吃了。比08年来杭州那次犯得还厉害。下午继续在河坊街逛,买了丝巾和被面,反正不会砍价,索性没有砍,宰就宰吧,反正杭州我已经来四次了,没有下次了。
初四晚上,一咬牙一瞪眼,回到北京了。

春节前:
阳光明媚。上班浪费。

春节:
怨念沪杭。怀念西塘。

春节后:
龙体欠安。提前下班。

没有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