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2月17日星期二

旁听《电视新闻研究》1

从这周开始,在北大旁听《电视新闻研究》,阿忆讲的。其实早就对电视媒体发生了兴趣,尤其是互联网对电视媒体的变革。要想读懂互联网电视,我认为首先应该读懂电视,然后才是读懂互联网。新闻,作为内容的一种,既出现于传统平面媒体、电视媒体,也出现于互联网后的新媒体。新闻,是媒体之所以存在的最原始也是最具有生命力的理由。
这个系列Blog是随记,不仅仅是课堂笔记,还记录了这门课上其他所见、所想。

2009年2月17日
"今天下午,我和丽冒着2009年的第一场雪骑车去北大找硕硕旁听阿忆的《电视新闻研究》。"
按照新闻学的分类,上面这句话是不折不扣的"硬新闻"。今天这堂课,主要就讲了一个"软新闻"的概念,它与"硬新闻"相对,有很多版本的定义,我理解的软新闻,就是讲故事,而硬新闻,则是中国人原来印象中的新闻。
"软新闻"不是电视媒体发明的,而是平面杂志发明的。1968年以前,电视新闻主要是硬新闻,因为它在时效性和感染力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媒介优势,不需要用内容上的革新就能赢得广泛受众。而受到杂志上频见的"软新闻"的启发,CBS的《Cronkite晚间新闻》的执行制片人Don Hewitt在1968年引入了个性化新闻的理念,将"软新闻"带进电视媒体。值得注意的时间节点有两个,一个是1968年,当年《60 minutes》栏目就上线了,说明他的团队执行力强,另一个是在栏目不受好评的低谷中坚持摸索了7年,在1975年才成为相当于中国春晚一样的收视率极高的节目,说明他们能厚积薄发,耐得住寂寞。
这让我想到互联网电视,它相对于广播电视,和广播电视相对于平面媒体有很多相似之处。首先它们都是技术的革新带来媒介上的突破,使得新闻传播的更实时、更鲜活,影响力更大。其次,他们都在抢占传统媒体市场的同时,学习传统媒体中有价值的元素,例如电视从平面学来了"软新闻",而互联网也从电视学来了"文字直播"、"参与式新闻"等等。新事物的不会凭空产生,他们必须在旧事物中汲取养分,才能成长。互联网电视也一样。这也是我为什么想做互联网电视,却热心于学习传统电视媒体的原因。
《60 minutes》的Hewitt改变了新闻理念。Now, News is the story you never heard。好新闻的标准,据说是"昨晚播出的节目成为第二天早上人们的话题"。不过,我更认可另一种也许更保守、更古典的说法:新闻是历史的第一稿。仔细想想,二者并不矛盾,只是表意倾向不同罢了。
关于电视广告,有这样一个案例,每期《60 minutes》分为3个独立新闻故事,中间插播两个广告。即使这节目中抨击了广告主,广告主很不爽,却还要在这里打广告,因为其他地方的回报无法和这里相提并论。这让我想起以前经常听做互联网电视的朋友提起的一句话:内容为王。

也许是学校不同,也许是专业不同,北大新闻系的同学给我感觉放的更开。上课时,阿忆一度困扰于笔记本电脑接到音箱上没有声音,很快第一排主动站起来一个男生一个女生,走上讲台帮阿忆解决问题。女生打电话,和物业的人员沟通,按照提示尝试讲台上的各种开关,沟通很得体很有效率,男生则和女生配合,帮着拉开讲台的柜门、查看各种开关的说明等,很快找到了正确的开关,解决了问题:能听到阿忆笔记本电脑的声音了。他们也许上过阿忆的课,也许在坐很多都是他俩的同学罢,所以感觉特别自然,就像中学的一个班上,同学帮老师去拿粉笔或帮老师擦黑板一样,给人感觉很亲切很温馨。在清华理工科的课堂上,我从没见过这种场面。遇到笔记本电脑声音放不出来,要么是所有同学都对老师的无助无动于衷或爱莫能助,要么是于无声处跳出来一个惊世骇俗的大牛,上去一按,电脑就出声了。

没有评论: